新闻详情

MOTA | 翻越柏林墙,私奔向南方

发表时间:2020-04-13 14:43

20世纪60年代初,上百公里的柏林墙拔地而起,东西柏林的边界正式封锁。1961年秋,一面带刺的铁丝网,无数个待命的枪口,将东柏林与西柏林割裂开来。

无数原本相距不远的家庭被迫分离,有人为了能与亲人见上一面,偷偷尝试翻越禁区,去往西柏林,却在离西柏林一步之遥的地方永远地倒下了。昔日朝朝暮暮的眷侣们只能隔着铁丝网相望,以解相思之苦。

住在东柏林的雷娅(Lea)和住在西柏林的尤利安(Julian)也是其中之一。

雷娅没料到形势会这般急转直下,她无法接受尤利安前往西柏林就职前的那个告别吻,便是他们这辈子最后的一次触碰。因此,为了能与恋人长相厮守,亦是为了向往的自由,几乎是毫不犹豫地,她赶在柏林墙变得难以逾越之前,就下定决心,要和家人逃离这座越来越冷血的牢笼。

然而,她的父母并不愿意冒这个风险,为求得一时安稳,保证性命无虞,他们甚至打算单方面撕毁雷娅与尤利安的婚约。

雷娅自幼性情专一,极富主见,无论如何也不肯答应。可碍于当时形势紧张,意欲翻越柏林墙的她被父母锁在了房间里,彻底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。她只能透过房间里唯一的那扇窗,仰望划过天际的鸟群,以此度日。

她每天都在心中千百次地思念着尤利安,渴望着自由,她恨不得能将满腔的思绪写成书信,系在那些展翅翱翔的鸟儿身上,让它们代替自己,逾越空间的限制,无所顾忌地飞向爱人身旁。

彼时的尤利安对此尚不知情,但他也同样牵挂着咫尺天涯的雷娅,他每晚都会想方设法靠近柏林墙,观察警卫的戒备情况,通过多方关系联系雷娅。坚持一月有余后,他终于联系到了雷娅的好友。

在这位友人的好心帮助下,他与雷娅暗中许下了私奔去南部的约定。

情感的闸门一旦打开,思念的洪流就难以收束。雷娅一得到尤利安的消息,就遵照他的方法,在夜深人静之时悄悄翻窗离家,来到警戒区域边缘挖地道。

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数十个日夜,她终于成功安全地与爱人会合。此时正值严冬,两个满身尘土的人互相搀扶着,钻出了跨越柏林墙的地道。尤利安担忧雷娅受寒,未雨绸缪地用随身带来的朗姆酒给她暖身子。

由于雷娅酒量不佳,加之当时情况特殊,必须时刻保持警惕,因此,他事先在朗姆酒里掺入了雷娅喜欢的莓果果浆,和补充体力的含糖苏打水。

雷娅喝过这么一次,就对其特殊的酒香和层次丰富的口感念念不忘,待两人历经沉浮在澳洲定居,年逾四十的她便试图重现那晚令人铭心刻骨的风味,可惜屡不可得。

尤利安为了留住惊喜,没有告诉她调制的配方和方法,一如既往地坚持亲手为她调制这一款无名苏打酒。直到雷娅病逝后,他才在无尽的眷恋与不舍中,将发生在上个世纪的故事,连同这神秘的配方,传给了他与雷娅的独生子,卡尔斯(Chaos)。

父母的经历让卡尔斯从小就对各式调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20世纪90年代末,他用自己在各大专业品酒会担任评审挣来的第一桶金,在澳洲沿海地区开了一家酒吧,所有调酒中卖得最好的,正是这一款味道浓郁的无名酒。

2017年,三位正在探索如何打造符合国人口味的预调酒的制酒人,从美洲一路考察到了澳洲。当他们为了歇脚,误打误撞走进这家狭窄破旧的酒吧时,命运的齿轮就这么严丝合缝地咬合了。

一行三人对这款无名酒均是眼前一亮、赞不绝口,卡尔斯又在漫谈中同他们讲述了父母翻越柏林墙的故事,于是这三位制酒人在触动过后,不期然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出路。

这三个来自中国的制酒人,就是卡尔斯酒业最初的创始团队。

卡尔斯团队根据当代中国人的口味和日益精进的制酒工艺,精研出更加丰富的口味,并着重探索低氧工艺,使得其口感更加醇厚、细腻,利于入口,丝毫不输现场调制的鸡尾酒。

为了感谢卡尔斯及其父母带来的灵感,将正宗的调酒风味继承下去,卡尔斯团队特地邀请了卡尔斯担任旗下产品的品控主理官。

MOTA低氧酒将延续源于上世纪的人情味及对自由精神的坚持,持续为广大消费者提供升级版新时代潮饮。


分享到: